【荼岩】浪费 5 【重发】

依旧的对部分进行了修改 这次改动好像还蛮大 后半部分改动较多 主要是荼哥的反应与小天使怎样发现自己喜欢上荼哥的 其实不能仔细描写小天使怎么发现自己弯了的过程挺可惜的 感觉小天使其实会抵制这件事吧 但这里就把这个过程弱化了,毕竟要走剧情,要不过两天开个小短篇?下一章开始操刀改剧情了 也就是说要码新的了(心好累 我还是喜欢改文) @空色之风 你不是想看新文吗!!!下次我就有大把大把的刀子塞给你吃!!!


Chapter.5

神荼在把安岩丢在副驾上的时候犹豫过回自己家还是去安岩那个随处可见吃剩下的方便面桶的狗窝的,然而结果显而易见:

 

“安岩,醒醒”神荼侧着身子把安岩放在自己的床上,手轻轻拍了拍安岩的脸。神荼指尖带着的凉意让安岩下意识抓住神荼的手,“神荼…我要喝水….”

 

看这个样子应该是还没清醒过来,神荼无奈地起身去倒水,却没想到安岩睡的迷迷糊糊地还能有这么大力气,猝不及防被拉了个踉跄。

 

“二货,放手”

 

床上的人没有半点反应。

 

“不是要喝水?”

 

安岩的手软软的,掌心的温暖包裹着神荼冰凉的手指,这样温软的触感让神荼也不愿甩开安岩的手,“唔…”安岩,拉着神荼的那只手却听话的缓缓松开,无力地向下落去,神荼眼疾手快抓住了下落的手,塞回被窝里。

 

“二货”

 

神荼自己都不知道,他说这句话时,整个人都变得柔和了起来,周身环绕着的清冷的气息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坚冰融为一捧柔水。

 

安岩曾说神荼是他需要仰望的存在,其实不然。于神荼而言,安岩像一颗小太阳一样带给他阳光与温暖,将他从过往的灰暗阴霾中拉出来。神荼一直都在仰望着他的太阳,他的小太阳不刺眼,不会遥不可及,只让人想要靠近他,拥抱他,感受他的热情与温暖。

 

等神荼端着一杯温水回来的时候,安岩已经睡死了,无论神荼怎么叫他推他都醒不来,最多的反应也就是不满的哼两声然后推开神荼的手翻个身继续抱着被子沉沉睡去。

 

“真是麻烦啊”见安岩实在是困得紧,神荼索性随他去了。

 

神荼去浴室里找了张毛巾,用热水沾湿,仔仔细细的将安岩脸上脖颈间因呕吐沾上的秽物擦拭干净,然后在安岩身侧躺下,隔着被子轻轻揽住安岩细窄的腰身。

 

可能是觉得这样很舒服,也可能是做了个好梦,安岩乖顺地靠入神荼的怀中,毛茸茸的脑袋抵在神荼的肩头,细碎柔软的发梢在神荼的锁骨处蹭过,痒痒的。

 

神荼感受着从怀中传来的热度,胸腔被某种不知名的情绪涨的满满的,有些不希望墙上挂着的那个时钟继续滴滴答答地走动,希望那个似乎永不停歇的摆锤能停在空中,希望安岩就这么不要醒来,希望这种“他还拥有着安岩”的假象一直保留下去,不要消失。

 

所以当安岩醒来时抬头看到的就是神荼瘦削的下巴正抵在自己的发窝上,大概是刚醒来还迷迷糊糊的,安岩并没有发觉什么不对,而是抬手抱住神荼的腰,往神荼怀里又蹭了蹭。

 

其实要是放在一年前,每天伴随着安岩醒来的无非就是这样的场景:清晨的阳光,温暖的被窝,神荼的怀抱。

 

不对,后知后觉的安岩仿佛触电一样从被窝里弹起来,这样剧烈的动作自然也将本就浅眠着的神荼惊醒。

 

“神荼,你,你怎么在这?不对,我怎么在这?”安岩站在床上语无伦次的质问着神荼,不过与其说是质问,如果安岩语气中的惊慌能再少一点的话会更像。

 

神荼没有说话,只是抱着手臂倚在床头抬起脸看着炸毛的安岩,心情还莫名的有点好。

 

宿醉的头痛感提醒了安岩:昨晚自己醉成那个样子,神荼是不可能放着喝醉的他不管的,肯定会把他带回家照顾,但是关于俩人为什么醒来之后抱在一起,他就不清楚了。

 

安岩被神荼平静的目光看的心里发毛,开口道:“那个….我….我先走了,谢了啊”扔下这句断断续续的话,安岩抓起外套就想往外跑。

 

神荼看着安岩落荒而逃的背影,竟有些想笑,“安岩”,出声叫住那个急着逃离的人,安岩装作没听见的样子,依旧慌慌张张地向门外逃去。

 

神荼早知道光凭一句话是拦不住那人的,翻身下床,几步就追上了安岩,伸手就要去按住那人正准备开门的手。“啪”安岩下意识的打掉神荼伸过来的手,慌忙之下手上也失了力道,重重打在神荼的手背上,啪地一声脆响,安岩顿时愣住了,手中开门的动作停了下来。

 

神荼看着安岩眼中闪烁着明显的躲闪之意,眼珠子转来转去,就是不敢直视自己。

 

从他们分手后开始就是这样,安岩做什么事都躲着他:做任务跟着江小猪允诺他们一起,实在有任务需要他俩一起去的时候找各种机会跟他分开走,一起行动的时候也是离自己远远的;没任务的时候,更是连个人影都见不到,凑巧碰到也是低着头快步离开。

 

不应该是这样的,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一股无名的怒火从胸膛里升起,神荼抓住安岩的手腕,霸道的把安岩扯入怀中。

 

怒气上头,手下力度自然是重了些。安岩吃痛,惊叫起来:“我靠!神荼你有病吧!”

 

神荼低下头俯视着安岩因生气而鼓起的腮帮子,眉毛竖起来,黑褐色的眸子怒气冲冲地瞪着神荼,比起安岩抿着唇面无表情的样子,神荼反倒是更喜欢安岩这幅生动真实的模样。

 

一晚上没喝水,安岩的嘴唇因此有些干裂发白,神荼不自觉的伸手想去抚去那些裂痕。

 

手被安岩抓住,神荼并不在意,反手将安岩的手扣住,别到身后,让安岩的身体与自己更加贴近,大腿强硬的挤进安岩的双腿间。。

 

毫不犹豫,狠狠的碾上去,撕扯啃咬,神荼的舌头强硬的撬开安岩紧抿着的唇,霸道地闯进去,重重的搅动着,与他的舌头纠缠着。“神荼….你…你他妈松开我…”感受到怀中的人剧烈的挣扎,神荼松开了钳制住安岩的手,转而一手按在安岩的脑后,一手锢住安岩的腰,将人向上托,更加方便了他的舌头在安岩口腔里攻城略地。

 

双手脱离控制,倒方便了安岩胡乱地拳打脚踢,企图从神荼这个吻中挣脱开来。

 

安岩胸腔中的氧气快要消耗殆尽,挣扎开始变得无力,神荼突然一声闷哼,松开了安岩,捂着肚子半跪在地上。

 

“神荼!神荼你没事吧!”急着要挣开神荼束缚的安岩自然是下手不知轻重,正巧膝盖顶中了神荼腹部的伤处,还未完全愈合的伤口再一次撕裂开来,鲜血将衣服染红,安岩当时就吓白了脸,连忙掀开神荼的衣服去查看伤口的情况,却猝不及防的又被神荼一把抱住。

 

“神荼你放开我!”知道神荼身上有伤,安岩不敢再用力挣扎,只能在神荼耳边急切的催促着。

 

没有理会安岩的话,神荼伏在安岩的肩上,等到腹部的疼痛稍稍缓解,神荼这才出声:

 

“为什么?”

 

“为什么?什么为什么?神荼你说什么啊?”安岩不明所以,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刚才那一眼瞥见的神荼腹部触目惊心的鲜血,“操,早知道刚才轻点了,你这家伙受伤了也不吱一声”安岩的声音里充满了焦急,神荼还是没有任何反应,埋在安岩的肩头不再出声。

 

安岩一直盯着墙上时钟的分针走了整整一格,他甚至觉得神荼把他的腰掐肿了。神荼终于放开了他,什么也没说,只是一直垂着头望着地面。安岩顾不得这些,风风火火地跑进卧室里提出来一个小药箱,边处理着神荼的伤口边嘟囔着这人还是老样子受了多重的伤都跟没事人一样,神荼有些恍惚,并听不太清楚安岩到底说了什么。

 

说起来也奇怪,明明是个连打扫屋子都不会的人,偏偏这些事情熟练地不行,什么时候学会的呢,大概是在一次任务里看见他受了伤之后草草拿衣服上撕下来的布条缠了两下之后吧,也不知道求着谁教的他,只记得那之后安岩得意的小样子可爱的紧,眉毛挑起来,眼睛微眯,里边闪着光,嘴角翘起:看看看哥多厉害,以后我罩你!惹的神荼忍不住笑起来,答应道,好。

 

“行了”安岩一抹头上的汗珠子,撑着有些酸软的膝盖站起来,“以后你再这样,我可....”话说了一半,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一样硬生生咽回去,“那什么,我先走了啊,昨晚麻烦了,下次这种事不用......”安岩感受着腰上传来的力度与身后飘逸在空中的灵力——有时候神荼瞬移的这个能力还真是无赖呢,安岩不敢甩开他,“神荼,这样下去有什么意思呢,我不爱.....”我不爱你了啊。安岩其实是知道的,只要说出这句话,以神荼的性子不会再揪住不放。可是他做不到。

 

安岩怎么可能做得到不爱神荼,连说出来都不行。

 

 

 

“最爱你的人不一定就是最适合你的人”安岩以前听人说过这句话。

 

当时的他不屑一顾,“什么嘛,什么合适不合适的”年少的安岩这样想着

 

后来他才明白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抱歉,神荼,我是真的还爱着你,但是我们不适合在一起】

 

安岩想起以前妈妈最爱在耳边唠叨的一句话:你还小,你不懂,等你长大你就明白了

 

年少的安岩总是会不耐烦的顶嘴道:妈,我早就长大了

 

“好好好,我们的小安岩长大了”记忆中妈妈无奈的微笑还十分的清晰。

 

处于叛逆期的安岩最讨厌的就是妈妈露出这幅表情,好像在哄小孩子一样,小时候的安岩总是认为自己长大了,早就是个大人了。

 

 

 

安岩很久很久之前就喜欢上那个虽然沉默寡言,但时刻都冷静帅气的神荼了。

 

但他那时并不懂那样的感情叫喜欢,尽管他支着下巴看神荼精致的侧脸就能花去一个下午,而在神荼转过头来的时候又会故作淡定地转开头,但他并不知道那对红透了的耳朵早就把他卖了;手机聊天背景全部换成了偷拍神荼的照片,一个人在家的时候没事就拿出来看一看,看着看着就会莫名其妙傻笑出声,吐槽着这个人怎么比自己还帅。

 

但就在那时神荼突然消失,只有一条短讯跟短暂的回忆陪伴着茫然失措的安岩。

 

安岩本以为这就是结束,时间流逝,对神荼的感情被埋藏进心中,变得愈发浓烈,思念泛滥成河,一发不可收拾。

 

喝下黄泉水只为找到他行踪的一点线索,追寻千里跨域重洋寻找那个听起来就很缥缈虚幻的番尼之眼,他图什么呢?短短几个月的时间而已,哪来什么友谊什么兄弟感情,唯一的答案是——他喜欢神荼,喜欢到无可救药。

 

【我一定要找到神荼】

 

那时的安岩心中只剩下了这一个坚定的信念

 

后来丰绅找到他,对他说了一大堆不明意义的话,大概的意思就是神荼一直在利用自己。

 

他不是不惊讶动摇,只是想着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只要那个人是神荼,他可是神荼啊,能被他利用多好啊,起码自己对他还是蛮有用的嘛,这样他应该就不会再突然离开了啊,多好。安岩这样想着,故意的忽略掉心底隐隐的阵痛与失落。

 

后来他却跟神荼被困在一间密室,氧气渐渐剥离,可能大脑缺氧,以为必死了,安岩便抱着反正都是一死的心态吐露自己的心意,没想到那个家伙只是淡淡的一句,“恩,继续,说话有助于维持你的意识”

 

他根本不在乎的吧。

 

不过不在乎也无所谓,他只想变得更强,能够帮助到神荼,能够与他并肩而战,追随着他的脚步,能在神荼的人生的某个片段上刻上安岩两个字。这就够了,真的。

 

后来在西夏王陵,他不仅没帮上忙,反而被母虫蛊惑,掐着神荼的脖子想要杀了他。为了救他,神荼交出了云家笔录,还差点送了命。想到这些安岩就恨自己,恨自己的没用,恨自己在神荼遇到危险时无能为力反而还拖了后腿。

 

沉浸于自责与愧疚的安岩在那之后只是拼命的想要证明自己,却是在锁龙井差点送命,再次被神荼救下。

 

压抑了许久的负面情绪彻底爆发,他对着神荼负气的大吼大叫着,口不择言,该说的不该说的全都说了。

 

神荼听完后不气不恼,只是走过来搂住了跳脚的安岩,“二货”

 

那之后他们就在一起了,安岩高兴的像是中了彩票一样,欣喜若狂却又觉得有些不真实。

 

他们之间的相处模式并没有因为在一起了发生太大的改变,如同往常一样,安岩叽叽喳喳的吐槽,神荼在一旁听,稍有不同的是,神荼笑的次数越来越多了,而且大多数时候,都是神荼侧着头看着安岩说的唾沫横飞神采飞扬的脸,就会突然笑起来,只是那笑容稍纵即逝,等到安岩看过来的时候永远只能看到神荼转开视线,一副淡然冷静的样子。

 

安岩总是会撇撇嘴,嘴里嘀咕着:“就知道装冷酷…”,不过安岩觉得无所谓,反正他喜欢的就是这样无论什么时候冷静到可怕的神荼。

 

但是就是这样冷静到可怕的神荼,一次又一次如同一勺一勺冰凉的水,将他一腔热情全部消磨殆尽。

 

【怎么会有人在恋爱中还能够维持这样的冷静与理智呢】。

 

——————————————————

 

“你走吧”在许久的沉默后,神荼终于开口了。

 

神荼一定听到了自己先前脱口而出的半句话,只有最后的字没说出口,神荼大可以理解成安岩已经说过他不再爱他了。

 

你看,冷静到可怕的一个人。知道不爱就会果断放手的人。

 

这样也好,分手了就是分手了,有什么必要给他留下念想,要断就断干净,对大家都好。

 

不过,神荼那冰冷的语气也还是像刀片一样在安岩的心脏上割出一道口子,心脏每跳一下,便痛一下。

 

安岩踉跄着打开门逃了出去,好像身后有什么东西在追他。

 

“咚”重重的关门声回荡在安静的房间里,震的人耳朵生疼 


评论(7)
热度(33)
© 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