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岩】浪费 1-4 【重发】

重发重发重发!!!重要的事儿说三遍!!!

这一段的改动不大 为了还原原作人设所以做了一些动作语言的改动  所以看过的小天使们可以自己选择看不看哦

之后的部分如果有剧情方面较大的改动会在标题上标注出来的~


Chapter.1

 

“江小猪跟着老张他们去出任务了,A级任务你独自完成可能有点危险,神荼哥哥,要不你陪安岩去吧”瑞秋调出任务的信息,将手中的平板递给神荼,安岩还没来得及开口拒绝,“好”神荼已经在平板上按下了指纹,“成功接受任务”平板上机械的冰冷女声响起。

 

 

“安岩!”地上一只没死透的伏尸挣扎着爬起来朝着安岩的身后扑去,神荼下意识地伸出手想要把安岩往回拉,这时安岩猛地向后一转,抬手扣动扳机,“嘭!”,一枪穿透了伏尸的胸膛,怪叫了几声,便倒在了地上,化为了一阵飞灰消逝了。

 

“呼,吓了我一跳,总算是清理干净了”安岩抬手拭去额角的汗水,扭头就看见了神荼还停滞在空中的手,没说什么,只是淡淡的将头别开,脸上的神情平静的不得了。

 

无意识地触碰到回忆的机关,那些画面就冷不防的窜了出来。那次神荼为了护住在战斗中走神的安岩,将他扯入怀中,动作不算温柔,却是当场让安岩涨红了脸,揪着神荼外套的襟子头都不敢抬。“嘁,二货”只记得神荼当时声音里藏不住的笑意。

 

想到这里,安岩心头控制不住地涌起一阵酸意,喉头一哽,连忙别开头,废了好大一股劲才将心头那份酸涩压了下去。“走吧,我刚感应到前面有灵能的波动,还是去看看比较好”随便说了句什么掩饰自己的异常,安岩赶紧大步地向前走去,生怕被神荼看出什么。

 

“恩”神荼被安岩的声音惊回了神,一如既往简短的应了一声,跟上了安岩。

 

神荼安岩两人一路破机关杀伏尸,除了必要的交流之外几乎完全沉默,倒也解决的飞快,不到两天就完成了任务。

 

返回燕坪的飞机上,两人更是一路无言,渐渐的,疲倦席卷了安岩的身体,困意也逐渐扩散放大,每次不知不觉的就垂下头打起了瞌睡,但一会又会因为脖子太难受而醒来,如此反反复复几次,神荼在一边看的皱眉,便趁着安岩睡着的时候拿下他的眼镜,将他的头扳过来,放在自己肩上,身旁的人在模模糊糊间也大概觉得这样的姿势更加舒服,在神荼肩窝上蹭了蹭安然的睡去了。

 

神荼侧过头看着安岩平静的睡颜,大概现在只有在他睡着的时候才不会抗拒自己了吧。

 

“现在是2018年7月9日凌晨4:30,预计飞行时间还有两个小时,预计降落时间为本日凌晨6:30,地面温度为30℃”飞机广播里空姐的提示音响起。

 

正好是今天呢。

 

两年前的今天,他们在一起了。

一年前的今天,他们分手了。

而距离他们分手已经过去整整一年了。

 

Chanpter.2

从机场到燕坪市区的路上,安岩开着车,“那个,刚才谢谢了”,神荼知道安岩是指借他肩膀靠着睡觉的事,没出声回答,只是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

 

安岩轻车熟路的开到神荼住的公寓楼下停下——在一起一年总不可能连神荼住哪都不知道。

 

神荼没下车,却转过头来看着安岩,那对幽蓝的眸子平静无波,像暴风雨前宁静的海面,就这么直端端的看过来,在这样的目光下安岩感觉他整个人就像一只通透的玻璃瓶,里面装着的东西都被神荼看遍了。

 

这样的目光让安岩感到不适,刚想躲避,又奇怪自己没做什么亏心事为何要躲,只得忐忑不安地抬起头迎向神荼的目光。

 

心理学的研究显示蓝色会让人更容易冷静下来,可安岩的心却越跳越快,也是,他面对着这个人又怎么冷静的下来。

 

“走啊,还愣着干嘛,还不舍得走了啊”,安岩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一贯是吐槽时的不正经的语气,嘴角扯出来的笑容却有些僵硬。

 

强装淡定地将视线转开,再这样下去安岩真怕被神荼瞧出些什么东西,一些他自己都搞不明白的东西。

 

“是啊,不舍得走啊。”本来是句调笑,神荼却硬是像没听懂一样把这当作了问句,认真的回答了。安岩一惊,抬头看向神荼,一本正经的神色与古井不波的眼神。

 

【差点,就当真了呢】

 

这个突如其来的回答让安岩有些措手不及,干笑两声:“赶紧走了,我还得回家补觉呢,累死我了”说着还故意打了个哈欠,以示自己是真的很困。

 

没有在意安岩拙劣的演技,神荼推开车门,手搭在门上,嘴动了动,最终还是没说出什么。

 

天边微亮的日光下修长的身影被拉出斜长的影子,安岩趴在车窗上看着神荼的背影消失在清晨的晖光中,莫名的有些萧索的意味,“是啊,不舍得走啊。”,低沉的嗓音在安岩耳边环绕着,那么不真实,要不是真真切切看到了那薄薄的唇开合着发出声音,他是绝不会相信神荼会说出这种话的,其中的意思安岩不敢也不愿意深想。

 

只是个玩笑罢了吧。

 

尽管神荼从不开玩笑。

 

那他们在一起的那一年又算什么呢,像个笑话一样。

 

晃了晃脑袋,将那些念头都抛到脑后。先前说想睡觉是引开话题的幌子,现在安岩是真有些困了,一路掐着大腿强打精神开车回到了自己的小公寓,随手将眼镜丢在床头柜上,昏昏沉沉的倒在了乱糟糟的床上。升起的朝阳照在安岩薄薄的眼皮上,一片猩红。“唔..”强光晃得他没法好好睡觉,哼哼着翻身,将脸对着墙壁,把枕头罩在头上,这才又投入周公的怀抱。

 

安岩睡得并不好,梦里总是闪过一些零零碎碎的画面,没什么规律,真要说有什么相同的,那就是这些画面全都关于一个人——神荼。

 

面对曼童仙时的温暖的微笑;看见自己身陷危险时皱起的眉头与焦急的神情;自己犯二时那家伙又无奈又宠溺的叹息;瞧见安岩衣服上印着他的头像,轻咳一声强装镇定引开话题,脸上却挂着藏不住的笑……

 

这些画面又多又杂,像小时候调皮打碎了家中的玻璃花瓶,锋利的碎片散落满地,害怕父母的责骂,便伸手去拾起那些碎片,想将它们拼回去,结果只能是割了自己一手的血,所以从那之后安岩就再没碰过这些好看却脆弱的东西了。

 

“真是没出息啊”,安岩把头埋在枕头里喃喃的开口道,说着还笑了笑,就是不知那是在笑他自己的懦弱还是笑他与神荼之间那段荒唐的感情。

 

【差点,就当真了呢】

 

Chapter.3

“咔”反手将大门反锁上,神荼一下子像是泄了气,软软的靠在门上。

 

“是啊,不舍得走啊”

 

脱口而出的一句话,说出口时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但或许那就是他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想法:【我是真的不舍得离开你】

 

他们的分手没有下着大雨的夜晚,没有声嘶力竭的争吵,没有无谓的挽留:

 

“要不,我们别继续了吧”安岩窝在沙发里玩手机,冷不丁地冒出这么一句话来,就是平日清脆的嗓音涩哑哽咽地不像话。

 

“好”

 

神荼脱下沾满灰尘与汗水的外衣,丢到洗衣筐里。灰白的T恤上露出一大片黑色的血迹,掀开衣服的下摆,鲜血从雪白的绷带里渗出,还在不断的滴着鲜红的血。“嘶...”神荼将绷带从伤处撕下来,伤口在上腹部,不是太深,但翻出的鲜红皮肉也是惊心触目。

 

为了方便上药,神荼扯着T恤的下摆打算把他脱下来,动作太大,牵扯到了伤口,细长的眉毛又是一皱。

 

神荼的皮肤白的不像话,安岩以前都说他生了个女人的皮肤,又白又嫩,说着说着自然就少不了在他身上作死地一阵乱摸,最后的结果也自然是被神荼压在身下将安岩在他身上占得便宜尽数找回来。

 

【又想到那个二货了】

 

人在疼痛的时候都会胡思乱想,神荼这样想着。

 

轻轻叹了口气,在伤口上涂上药膏,手上粗糙的绷带蹭过伤口,“啧”神荼忍不住轻哼出声。

 

这伤口是在墓里被那潜伏的尸王所伤,虽然神荼郁垒之力能抵御尸毒,但终究是没法清楚干净,剩余下来的毒素还是让伤口愈合的更慢了。神荼没敢让安岩看到,连药与绷带都是夜里等安岩睡着后才敢换的。

 

让那个二货看到,又该担心了。

 

每次看到神荼受伤,就算只是轻轻蹭破了一点皮,安岩也都心疼的不得了,每次都绷着一张脸帮他换药换绷带,“下次你再受伤就不帮你处理伤口了”这样的话说了不知道多少遍。

 

当然安岩是绝对不可能看着神荼受伤不管他的,每次安岩做出一副恶狠狠地样子给他上药,沾满药膏的指腹轻柔地抚过他的伤口,眼中却溢满了的心疼之色让神荼几乎上瘾。

 

如果不是每次安岩帮他处理完伤口后都会别别扭扭的不愿意理他,神荼估计会上杆子的冲上去让那些怪物来砍。

 

在腹部缠上新的绷带,从衣柜里随便翻出一套常服套在身上,衣柜里大半的衣服都是安岩半强迫着他买的:“你这一天天除了一身黑能穿点别的颜色吗?虽然这样也很帅就是了….”后面安岩又嘀咕了什么神荼就没听清了。

 

“安岩”这个名字是致命的毒药,一触即死,毫无例外。

 

那个生气的时候会咬着牙鼓着脸的安岩

 

那个笑的时候像发着光的太阳一样温暖的安岩

 

那个哭的时候眼睛红红的安岩

 

那个遇到危险时会下意识的往神荼身后躲的安岩

 

那个为了救他也会奋不顾身的安岩

 

……..

 

那个曾经专属于神荼的安岩

 

可惜是“曾经”

 

明明那双眼帘低垂的眸子里的难过满到快要溢出来,但它的主人还是咬着唇把眼角都憋红了都不肯让泪水滑下来一滴;明明那喑哑声音里的哽咽让那句简简单单的话都说不完整,但那个倔强的男孩还是硬撑起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神荼甚至希望他是听错了,可安岩眼中的坚决仿佛一盆冷水把他浇醒。

 

但神荼选择尊重安岩的选择。

 

“为什么分手”这种话神荼不会问也不想问,安岩虽然不如神荼的冷静沉稳,但他也绝不会因为一时的想法而做下这种决定,安岩一定是认真的考虑过的,如果在认真的考虑过后他的结果还是放弃的话,神荼还有什么必要问“为什么”呢。

 

安岩不想要的,神荼从不强求。

 

Chapter.4

“小秋秋啊,我说,这样不好吧”罗平挠着头,“有什么不好的,我这是在帮他们!懂不懂啊你,不懂就一边去”瑞秋拿着手机,指尖在屏幕上戳了几下,发送了一条群发短信:“明天晚上庆祝安岩第一次完成A级任务,有一个庆功宴,大家都一定要来哦~”

 

———————————————

 

“来来来干了干了…..”老张搂着沙发的扶手,满脸酡红地坐在角落举着杯子,摇摇晃晃的手仿佛要拿不住酒杯,“我给你说,我老张啊……以前可是千杯不…….”话说到一半,头重重的砸在扶手上,“倒!………嗝….”

 

“大小姐,吃糖”另一边,龙傲娇捧着一颗糖喂到允诺嘴边,“换一个味道啦,人家要吃酒心的……..”

 

“小秋秋~”罗平跟在瑞秋的后面献殷勤,“别闹”瑞秋四处张望着,“神荼哥哥怎么还没来啊,安岩也不知道哪去了,刚刚不都还在这嘛………”

 

“小猪啊,跟胖爷我走一个,这可是我….好不容易从老张那要来的好酒啊…..”王胖子揽着江小猪的肩吹嘘着……

 

所以,神荼站在包厢门口,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片混乱的情景。

 

被喧嚣声吵的皱了眉头,神荼对这种活动本来就没什么兴趣,他得来看着安岩,那家伙酒量不好,一遇到协会里的聚会就被小猪他们灌得找不着北,酒品又不太行,这会指不定跑到哪耍酒疯去了呢。

 

神荼的目光在人群中穿梭,却始终没看到自己要找的那个人。

 

“神荼哥哥你来啦”瑞秋刚看见了门口的神荼,就急忙走过来。

 

“恩”神荼迟疑了一下,又开口问道:“安岩呢?”

 

“不知道,可能去卫生间吐了吧,他今天不知道怎么了,喝了不少……诶?神荼哥哥你去哪?”

 

在强大的噪音干扰下,神荼只听到了几个关键词词“卫生间”“吐了”“喝了不少”,眉头就皱得更紧了,转身就向卫生间走去。

 

神荼话听了一半就风风火火地朝着卫生间的方向去了,哪里注意得到瑞秋脸上一闪而过的狡黠笑容。

 

“呕……呕…..”瑞秋还真的没骗神荼,安岩今天确实是喝了不少,酒过一轮,就趴在洗手池边上,弯着腰,整个头几乎都要掉进水池里。一整天吃的东西全都吐出来了,喉咙里那股恶心感还是没能消散,只能继续趴在那干呕,难受得紧。

 

“安岩!”神荼急匆匆的赶到,看见的就是安岩这副样子,连忙走过去将人扶起来。

 

“神荼?”眼镜早就被丢在了洗手池边,所以安岩眼前只看得到神荼模模糊糊的脸,或许是不相信神荼会出现在这里,或许是酒壮怂人胆,安岩一手搭在神荼肩上,一手伸出去捏了捏神荼的脸,“唔….软软的…..”被酒精麻痹了的舌头连话都说不清楚。

 

神荼无暇顾及安岩在他脸上捏来捏去的手,一声声地叫着安岩的名字,“安岩?安岩?”安岩的意识越来越模糊,以至于神荼在他耳边叫他都没听见。

 

“嘿嘿….神荼….真的是….你啊……唔……”安岩傻傻的笑着,眼前的世界天旋地转,安岩彻底失去了意识,一头栽在神荼的怀里。

 

看着怀里的人满脸通红,一头栗色的头发乱的跟鸡窝一样,软趴趴的靠在自己身上,神荼既无奈又有些气恼,如果不是他来了的话,这个家伙是不是就会对其他人投怀送抱了?

 

想象了一下安岩在别人的怀里的场景,神荼更是一肚子的火,低头看了看怀中的安岩,“神荼…….”无意识的,安岩嘴里念叨着这个名字,嘶哑模糊的嗓音掠过神荼的耳朵,痒痒的,但却让神荼的怒气消散的干干净净。

 

真让人不省心啊…..这个二货……罢了,有什么也得等他醒了再说。

 

瑞秋躲在拐角处看着神荼揽着安岩走出大门,脸上升起了意味不明的笑容:“神荼哥哥,之后的就靠你自己啦~”


评论(6)
热度(41)
© 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