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岩】浪费 13-14

13

 

“江小猪! ! !”

 

半夜两点。江小猪摸黑接起电话时还在迷迷糊糊地想着这么晚了是谁这么心心念念地想着他,就被电话那头的怒吼震聋了耳朵,浑身一抖瞌睡被吓得没了影儿。

 

“我去你这大半夜的太惊悚了,咋...咋了啊”江小猪有点不知道打哪冒出来的心虚,赶紧在自己睡成一坨浆糊的脑子寻找着自己最近又干了什么得罪了安岩的事。

 

安岩躲在卫生间里压低了声音质问道:“惊悚?要换成你被神荼大半夜鬼敲门惊不惊悚?为什么神荼大半夜会跑这儿来!你最好现在就给我解释清楚不然咱俩没完!”

 

江小猪一听就知道要遭,勉强稳住自己因为心虚而发抖的声音,一开口就先甩锅“这...这跟我没关系啊...你看咱俩这么多年的兄弟我咋可能坑你撒?你说是不是?”

 

“你少来!”安岩反呛他一口,但确实信了个大半,继续问道“那现在怎么办?你那什么破任务不能取消,是不是系统出故障了啊?你去跟协会联系一下看能不能换人或者怎么的。我跟神荼俩人出任务这真不合适,你看他这张死人脸杵我旁边他倒是无所谓我多尴尬啊!”

 

安岩捏着手机说个不停,大概是要把之前被武力镇压的怨气都发泄出来,声量也不自觉的变大,连什么时候神荼站到了自己身后边也不知道。江小猪听着安岩唾沫横飞口无遮拦的抱怨,头上的冷汗冒个不停,再联想到两天前神荼临走前的警告......

 

对不住了啊兄弟!

 

“那什么现在都这个时候要不明天再说吧啊就这样了拜拜!”江小猪一口气说完了这段话,为了赶时间甚至连标点符号都不舍得用。然后果断地挂掉了电话顺带关了机,并且打算三天之内都不再开机。

 

 

“江!小!猪!”安岩听着电话挂断的嘟嘟声气得咬牙切齿,猛地一回头,神荼面无表情的脸陡然出现在他面前,差点没给吓得跌个跟头,下意识往身后一扶——卫生间的地板是用瓷砖铺的,穿着棉拖鞋走在上面特容易打滑,更别说安岩这会儿手忙脚乱,幸好神荼迅速的抓住他两只胳膊把他提溜了起来才不至于让他一屁股坐到地下。

 

于是两人的姿势一下子变得很奇怪,安岩几乎整个人挂在神荼身上,仰着脸看着他,平日里就让安岩痛心疾首已久的身高差此时更为突出。

 

背后说别人坏话不可怕,被真人现场抓包就很尴尬。

 

完了完了这个时候只要微笑就好了吧?

 

“咳...那什么,早点洗洗睡了吧,明天一大早出任务呢...”

 

神荼扫了他一眼,放开了手。安岩终于得以解脱,慌不迭就往外跑,跑了两步觉得不对于是装作淡定地往外走。

 

卧槽还好我机智,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安岩仰面躺在被子上里听着卫生间传来的水声,暗戳戳地想着。

 

神荼很快擦着头发走了出来,安岩赶紧翻身钻进被子里装作已经睡着了很久的样子,白天身上穿的外套不巧露出了被子一小截儿,于是被抓了现行。

 

“衣服脱了再睡”清冷的声音从头顶落下来。

 

安岩干脆一掀被子坐了起来,顶着神荼的注视把全身上下除了一条底裤脱得丁点儿不剩,一股脑扔进了桌子上的行李箱,对一边的人甩了个嚣张的白眼,这才又缩回自己的被窝。

 

过了许久,被子外面还是了无动静。

 

有病,安岩在心里骂了声。估计了一下神荼站的大概位置,被子微微动了一下,仔细观察的话会发现里边的人翻了个身,一块似乎是脸部的模糊形状 正对着神荼,被子轻微的振动,传来闷闷的声音:

 

“晚安”

 

站在床边的人终于动了。神荼伸出手,一把摁在鼓起的那一坨,使劲揉了一把,被子里的人嗷嗷直叫,于是薄薄的唇线勾出一条向上的弧度,那对狭长的凤眼微弯,那笑虽然如同细风拂水不了痕,但的确是在笑了。

 

“晚安,二货”

 

 

-14-

 

神荼来了,安岩的好日子到了头,早晨五点眼睛还没睁开就被揪着领子拎了起来坐上了车,最终硬生生被颠簸得没了睡意,爬到窗子一看,两人已经深处不知道哪片荒山野岭里面了。

 

“卧槽这深山老林的你是要拐卖儿童啊”安岩扒在窗边对神荼说道,结果被磕的几乎脑震荡,捂着脑袋缩回了自己的座位,没指望着神荼能理他,自己打开了任务资料看了起来。

 

屏幕上的字有点小,安岩不得不把眼镜往上推了推,眯着眼睛凑近了屏幕,“一队登山队在进山后三天失去联络…这什么啊,这种事儿不应该当地警方调查吗?哪儿轮的到咱们协会出面啊?”

 

虽然嘴上这么说,安岩还是继续划动屏幕往下继续翻,“嗯...当地警方涉入,调查队伍也在进山后不久失去联系...等等...咱们协会也派了人去的,不会也没回来吧...我去,还真是,妈呀这么厉害,那咱俩进去不会也回不来了吧?”安岩边说着边抱着胳膊瑟瑟抖了两抖,抬头瞥见旁边人面如死水的表情觉得自己宛如一个神经病。

 

“哎哟我去!”车子突然一个急刹,安岩死拉着头顶的把手才稳住没飞出去。

 

“你这么开车是要出车祸的好吗?!”安岩甩了甩手臂对着握着方向盘的人大叫道。

 

神荼没等车停稳就开门下了车,连个眼神都没丢给他。

 

安岩小声的呿了一声,背着包跳下车跟了上去。脚下的泥土被绿莹莹的潮湿苔藓覆盖着,一脚踩上去触感软绵绵的十分恶心。这个地区没有雨季之说,一年四季都是阴雨连连,长年在这林子里捂着就更是湿瘴弥漫,清晨的白露从地底升腾起来,试图将不远处那幢破落的木楼掩成一幅仙气缭绕的感觉,却因为这四周气氛太过于阴冷,也就变得鬼气森森的了。

 

“哪位世外高人得闲成什么样才能跑这地方来修了这玩意”安岩边拿袖子抹着眼镜边吐槽道。他那度数摘了眼镜跟瞎了没差,不摘也被雾蒙着啥也看不清,只能默默往神荼的方向靠了靠。

 

这栋木楼是这个地区特有的吊脚楼样式,却又跟标准的有些不同,一般这种架构的木楼因为底座不稳修的都不高,这栋却修得高耸入树顶,大概得有个四五层楼高,看起来有些头重脚轻。木楼年久失修,好在修这个时候人们还不知道什么叫豆腐渣工程,虽然看着破破烂烂的,有些部分被蛀的一整面墙都没了,毕竟整体结构在,除了走在上面地板一直嘎吱嘎吱响让他觉得有点心慌之外,也还挺结实,反正能撑住不垮就行。

 

你不能指望一座不知道什么时候修在深山老林里的木楼还能装全自动感应电灯。安岩从包里掏出两根荧光棒掰亮了,正打算递给神荼一根,一转头就看见神荼举着他的多功能惊蛰小电灯四处晃悠着,悻悻的收回了手,自己拿在手上。

 

竹楼一共三层,两人挨个仔细勘察了,什么也没有,但沿着楼梯走上走下几次,安岩总觉得这楼的结构怪怪的,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

 

“每层的房间分布,大小形状都不尽相同,而且每层的高度,所用木料的磨损破旧程度也是不同的,就像每一层都是不同时间盖上去的,并且这之间差的年代还不近,起码得有个好几百年...”安岩坐在楼梯灰白的竹木上,对着一边倚着墙的人一条条分析道,“而且你觉不觉得,如果这些房间的形状像拼图那样拼起来,不该是外面看见的方方正正的模样?要么就会突出去一块,要么就会有一块地方是空的,但其实我们并没有碰到推开门踩空的情况不是吗?”

 

安岩似乎想到了什么,连忙闭上眼睛,却被一阵绿光闪的眼睛一痛,赶紧睁开了眼,就看见神荼对他点了点头,手里蓝光一闪,劈开了就近的墙,屋内一下子明亮了许多。“不会吧...”安岩试探着伸出手去碰,先前那堵被打烂了的墙的位置却仍然横亘着一道透明的屏障,阻隔在“楼内”与“楼外”之间。

 

“卧槽这什么东西”安岩不信邪的拔枪对着那堵空气墙连开了几枪,带着灵能的弹头飞了一半就炸开来,红芒一闪而过,强大的能量波稍稍撼动了那墙一下,也不过是让光线略微扭曲了一下,一瞬间就恢复了原状。

 

“你知道这个地方有问题?怎么不早说?”安岩泄愤般对着那坚固无比的屏障踹了几脚,转过头对着神荼说道。

 

“这里就是所有失踪人员失去信号的地方”神荼没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把手机摁亮了递给他看。安岩下车前才用了协会的网络看了资料,这会左上角已经显示着“无服务”三个白晃晃的字。

评论(4)
热度(20)
© LA | Powered by LOFTER